先知

 Ling Lin     2017-06-10   2122 words    & views

阳光透过山间的树林,斑斑驳驳地覆在先知身上。先知闭着眼,却如同已发现目标的好猎手一般坚定而从容地大步向前。

“砰!”“嗯?”先知后退了一步,睁开双眼,却看见两张同样的脸模糊得分在两边,眼神稍稍向下,鼻尖分明靠在了一起,但却没有一点触感。

先知无声地又后退了一步,这次两张脸重合了。这是一张多么平凡的脸啊,让人无法产生任何特别的印象!“我欲如此而已”,下半张脸上原先是一道红痕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口子,吐出人言。“你知道我所想的?”先知平静地问。

“比起这个,你先冷静一下比较好。”

先知一愣,随即会意。

脸的下方显现出脖子、肩膀、身躯以及四肢,但仅此而已,无奇可言。

“你是谁?”

“我为解答你的疑惑而来。”

“那么你便是天使?”

“天使”不置可否,但眼睛却似乎闪现出与平凡印象不符的狡黠光芒。先知想要细瞧,却发现对面脸上只有两窟黑漆漆的深洞。

“你能解答我的疑惑?”

先知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很傻。

“那么请你解答我的疑惑。我可以为除我之外的所有人排忧解难。因为我所做的不过是将他们内心的想法通过我的口告诉他们自己,但我无从了解自己的内心。这也是你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原因。”先知客气地说了很多。

“我不是先知,我无法攫取你内心真实的渴望。”“天使”木然地开口了,“但我可以引导你,让你自己解答自己的疑惑。”

“一样。我们都不尝试改变,我所做的也只是引导人们发现真实的自己。让人相信自己已经确信的东西最方便也最可靠,不是吗?”

“可以这么说。”

“那么开始吧,我应该怎么做?”

“先回你所居住的地方。”

先知又再次闭上双眼,转过身子,大步向前。

“我喜欢观察万物,体会万物,我抚摸过每一寸土地,感受过各类生灵的气息。我观察人们的行为,理解他们的内心。人们称呼我为先知,但我并非先知。我看透自然是因为我了解它的规律,为他们解答疑惑仅仅是作为他们内心的代言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也仅仅是我了解所有人,所以能够预料到他们的行为。我所说所做皆是确定之事,而人们却认为我预言了不可知的未来。”先知不紧不慢地说着,脚下的步伐却愈加轻快。

“像这片山林,我掌握着它的一举一动,春天每一棵笋子什么时候冒出尖我都一清二楚。”“天使”面无表情地沉默着,但先知不以为意,“我开发出一种新的娱乐,用身体去体会透过树林的阳光,明暗是眼睛看到的,而阳光还给予了我温度上的差异。”

“你为什么不用布蒙住双眼。即使闭上眼睛,你还是能体会到一些明暗的变化。”“天使”开口了。

“心的眼睛闭上了,有没有布又有何异?”先知的语气散发出了一丝快乐的味道。

先知一路侃侃而谈,而“天使”再没张开过嘴。

毫无预兆地先知的话戛然而止。沉闷仿佛乌云妄图遮蔽太阳一般笼罩上来,但正当它垂涎欲滴准备享用眼前的美餐时却消散地无影无踪。

“先知先生!真荣幸在这儿见到您。”猎人出现了,手里牵着猎犬,背上挎着弓箭和背篓。

先知微笑着看着他。

“真巧,看来今天收获肯定小不了,您能不能?”猎人讨好地微微躬了躬身子,猎犬吐着舌头,摇着尾巴。

“翻过第二个山头,溪水边是你的福地。”

“哈哈!谢谢您!”猎人一边道谢,一边开心地向山林间奔去。

“人们总喜欢问我这样的问题,认为我给了他们最好的建议,然而我仅仅把他们会做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即便不问我,猎人今天一样会翻过第二座山头,在溪水边见到满意的猎物。”先知仿佛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解释。 …… 先知的家在山脚下依山势而建。到了门口,先知没有进门,却左转进入一个小门面。一个年轻人正给一个樵夫一样的人递一张卡片。 “不要按照上面的去做。”先知对樵夫说。

“啊,先知先生您来了!但为什么……”

“那些卡片已经没用了。”先知平静地解释到,然后转过身面对年轻人,“你先回家去吧,这段时间我不会再为任何人解答疑惑。” 年轻人抬起头,吃惊地看着先知,“但以前从来没有……”

“因为现在一切都变了。”

……

“什么时候开始呢?”先知无神地看着飞鸟逐戏着的天空。

“快了。”“天使”同样木然地回答到。

而后便是一片寂静,房屋后的花园仿佛未经开发的荒地,很快被天上地下欢快的生命气息所湮没。

……

先知睁开了双眼,身上暖融融的,有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感。大地的气息飞速地在他身体里穿行,无孔不入。他想要伸个懒腰,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他不再是一个人了,他变成了一只狗。

先知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子,慢慢适应着他的新身体,或者应该称之为“它”了。它漫无目的地在小镇里逛着,看着周围无比熟悉的人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它发现它仍然具有看透人们行为的能力,它知道谁会给它饮食,谁会对它拳打脚踢。

它慢慢适应了身为狗的生活。偶尔它还会回到原来的住地去看看,但那里已经荒废,久无人烟,所以也慢慢淡出了它的脑海。 它已经成为了一只名副其实的狗,每天只想着如何取悦人类,获得它的食粮,直到它又遇见了他。

“天使”又出现了,但它现在看到他更多的是一种茫然。

“天使”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这次它清楚地看到了,但它却无法再像以前一样进行思考。

“天使”微微一笑,掏出一根肉骨头,抛给了它,它跳着接住了,一边摇着尾巴,一边不断地啃食着。但它再一抬头,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小镇依旧,它作为一只狗重又融入其中。

有一天,它突然一愣,好像想到了什么。但随即放弃了,继续去寻觅肉食了。但它的嘴角却不知不觉间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