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小女孩儿

 Ling Lin     2017-07-19   2110 words    & views

现在依然能清晰地记起这件事,仿佛发生在昨天,那一年我上六年级。

与往常一样,周日下午完成所有家庭作业之后,我拎着干净衣物,慢慢悠悠走在通往浴室的大道上。边走边吃着在路边摊买的炸鸡柳,虽然正直寒冬,凌烈的寒风像刀子般划过手背,但鸡柳对我来说太过奢侈,我依然仔仔细细用着小木签,不愿放过袋子里任何一个细碎颗粒。一路走一路吃,二两鸡柳很快就吃完了,意犹未尽,这是多年以后再也无法享受到的快乐。

不远处走来一位老奶奶,两手各拎一个热水瓶,还不时有几滴热水滴落,应该是刚打的热水。老奶奶放下手中热水瓶,不停摩擦着双手,短暂的休息后,她提起热水瓶,继续前进,我们也越来越近。她的脸布满了皱纹,土黄的脸上隐约看见一丝红晕,那是寒风所致,头发花白,看样子该有70多岁了。

她走到我面前突然停了下来:“同学,请问教师宿舍楼怎么走?”我愣住了,教师宿舍楼?哪个学校的宿舍楼呢?我问道:“您要找哪个学校的宿舍楼?”看似很简单的问题对于她反倒显得很为难:“我记不清了,就知道教师宿舍楼,我走了好几圈,就是找不到”。我内心告诉自己老奶奶应该迷路了。

她张望着四周,也向我投来期盼的目光。她希望我能认识。是的,我也多么希望我能知道她家住在哪里。但这的确给我出了难题,这个小城镇说大不大,但从小学到高中就有不下十个,我该如何帮助她。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我决定就近先找。“老奶奶,你跟着我吧,别乱跑,我帮你找到你家”。“太感谢了,真是太感谢了,我是遇到好心人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希望。

我先带她到了打热水的地方,心想她应该经常打热水,说不定店老板会认识她。“老板,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您知道这位老奶奶家住哪里吗?”老板疑惑的看着我说:“她经常来打水,但我并不知道她家在哪里,怎了啦?”“她应该是出来打水走丢了,但自己又记不清家在哪里了,我在帮她找呢”。“这可难找啊。”老板私下跟我说:“这老人家看起来脑袋不清楚,别是精神有问题,天也快下雨了,你就别管了,她家人应该很快就找出来了”。我笑了笑:“还是帮帮吧,没事儿,我再去别处问问”。

离开了打水的地方,我们继续走着,我的战略是就近撒网,我会带着老奶奶在附近都走一圈,或许她见到熟悉的建筑就能想起什么。

“您注意看着,看到熟悉的地方告诉我一下”。就这样我们饶了很久,我很担心,担心找不到,其实在别人眼中我也是社会的弱势,但却承担起了保护别人的责任,我害怕担不起这份责任。天色也渐渐暗了,下起了小雨,我的内心变的恐惧。

“到了,到了!”老奶奶突然兴奋大叫,她满面的愁容瞬间化为喜悦。我也在这激动中被唤醒,老奶奶已经开始加速小跑,我让她停一下。看到路边一位卖坚果的老板就询问到:“请问您认识这位老奶奶吗?”“见过见过,她就住这附近,总见她跟她老伴一起买菜”,这样的回答无疑是最安慰的良药。

我跟着老奶奶到了她住的小区 - 叶家舍。啊呀,真是兜了好大一圈,走了不少冤枉路啊,其实在我跟老奶奶相遇的地方向右走,大概800米就到了。而命运却偏偏安排了我选择了向反方向探索。

当她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大门,我那悬着的心就算彻底落地了,最终我是帮助她找到了家。她给我倒了杯水,让我歇会儿,感谢的话是说了一车。我也不忘叮嘱:“您以后出门得注意了,最好有人陪着,要不就写张纸条随身带着”。我正准备走,毕竟家里人见我洗澡去那么久也会担心,天色也不早了。

刚起身,她家的大门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我们面对着陌生的彼此,都不知道说什么,我也感受到了他对我的疑惑。“妈,这小女孩是谁?”原来他是老奶奶的儿子。“哦,路上遇到的,来家里坐坐”。

老奶奶那站不住脚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也让她儿子怀疑。我想她应该是不想让家人知道她走丢了这件事。“嗯,我就来坐坐的,我也该回家了。”他儿子送我到门口小声问道:“你是怎么来我家的?”。

他既然这么问了,我也不再隐瞒。“你妈打热水走丢了,一直问我教师宿舍楼在哪里,我带她找了回来。”他听了这话,原有的防备之意瞬间消散,“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妈以前是小学数学老师,由于年轻时的操劳,退休了有点老年痴呆,有时候会犯病,我们一般是不让她独自出门的,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妈今天遇到好人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老奶奶一直在找教师宿舍楼,原来是位值得尊敬的园丁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上几年级,是不是在罗塘小学的?”。“我叫林玲,是在罗塘小学上六年级”。“你写下来吧”,说着他拿来纸笔。当时我还不懂做好事不留名的道理,于是写下了我的姓名与班级。

我匆忙并兴奋着赶回家。妈妈见我拎着干净的衣服回来便质问道:“这么久去哪里了,也没洗澡”。我将来龙去脉跟妈妈汇报了,她也表扬了我。模糊记得那一夜没怎么睡着,应该是兴奋的,脑袋里一直重复着白天的画面,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事情的后续就是,周一下午,上第一堂课之前,班主任手里拿着一封信对全班说:“这是一封的感谢信”……这封感谢信最终有没有给我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几年后的一个夏天,我跟妈妈路过叶家舍看见一位熟悉的老奶奶,手里提着菜,迎面一位中年人唤着“陈老师,好久不见”。我笑了,有缘还是会再见的。


12岁的我尚且有胆量去帮助一位迷路的老人找到家,而如今的我却不再拥有那份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