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选择

 Ling Lin     2017-09-21   3185 words    & views

看着家里一堆堆还未打包的行李,再看看日历,今天已经是21号,距离开英国还有十天的时间。我却没有一点动力收拾、整理。我来到了窗边,望着天空不禁感慨:真快我来英国已经3年多了,这已经是“漂泊”的第二站。

想想人生也是奇妙,高中毕业后我想辍学出去打拼,不再念大学;刚上大学那会我以为毕业后会留校当辅导员;去日本后我觉得会与好友一起在东京立足;再后来便来了英国,我不再以为接下来会在哪里、干着什么,因为我已经明白人生充满了机遇与不确定,更准确的来说,这是我选择的人生。


记得刚填完大学志愿,我还在焦急的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家人就一直跟我念叨:进入大学后你一定要努力学习,争取每年拿奖学金,期中期末考试保持年级前10%,之后留校当辅导员就有希望喽。在大学里当个辅导员,多好,体面又轻松,对象也找。

看着妈妈说的眉飞色舞,好像已经看到了四年后成为辅导员的我。其实我并不清楚辅导员到底是什么职业,但爸爸妈妈说好就肯定不错,想想都美滋滋儿的。于是大一当很多同学都参加各种社团沉浸在美好大学新鲜感之中的时候,我已经明确了大学四年的目标并付诸行动。每天教室、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很少与舍友们有互动。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我被按上了“学霸”的称号,听着同学们对我的评价,我高兴但又压力倍增,感觉“学霸”很沉很沉。


就这样一直到了大二,我的努力也的确有回报,连续两年拿了奖学金,三好学生,我想这样努力下去应该就可以当上辅导员。我对辅导员的工作也有了了解,朝九晚五,有还暑假,做做学生工作,很适合我这不喜欢复杂人际交往的性格。

在大二上学期临近结束,妈妈的一通电话让我陷入混乱。妈妈说现在政策有变化,必须是党员才有留校当辅导员的资格,所以希望我争取入党。入党?宿舍里几个室友已经是预备党员了,要是大一我就知道还有党员的要求,那时我就竞选班干了,第一批入党预备的可都是班干啊。越想越后悔,越想越后悔,但心想还来得及。于是大二下学期我顺利的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大三预备,大四一年考察期,到大学毕业我就可以成为正式党员。

我依旧认真学习,心中的目标越近我也越有干劲。大二下学期我们换了辅导员,之前的导员去读研了。


大三上学期,同样的场景又重复了一遍,老妈的一通电话告诉我需要是研究生学历,才具备留校资格,她希望我大三开始准备考研。我听完没有像上次那样混乱,却陷入了沉思。回想一路走来都是家人在安排,走着家人认为好的出路,我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留校当辅导员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也为之奋斗了三年,但一次一次变化让我畏惧,会不会到了大四,又有新的要求呢?我有种被什么牵着走的感觉,这种被动让我很不舒服。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去图书馆,我一个人来到空荡荡的自习教室里思考我到底要什么。思考的结果就是我要自己选择我的人生,不要再被动。

于是大三成了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决定去日本做交换生。爸妈也都非常支持我,他们向我透露,花费家里可以负担,只要我好好努力。至今我都记得妈妈的话“我们给你铺的路你觉得难走,你自己选择的路也未必会一帆风顺,既然决定去日本,我跟你爸爸都支持你,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

这是多年来唯一一次我给自己拿主意,非常开心。开始以为爸妈会反对,没想到他们却是双手赞成。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内心充满感恩,但又对前路的未知充满恐惧。我会后悔吗?我已经是成年人,成年人就要勇敢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带着复杂的心情我去了日本。


我跟好友一起在日本并肩作战,我们有同一个奋斗目标:在日本读研、找工作、立足。去日本半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的男友希望我可以去英国读研,为了我的发展,也为了我们的未来。

于是我跟家人商量,结果可想而知,从爸妈到叔叔阿姨,都反对我离开日本去英国。他们认为我要承担的风险太大,让我不要犯糊涂。他们的劝说基本相同:女孩子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足够了,别再折腾了,你跟那男友之后指不定能不能走下去。

又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最终我决定去英国。我向父母说了我的想法,他们还是那句话,不管你在日本还是在英国读研,家里都会支持你,但至于后果自己想好。爸妈如此支持我,是为了避免我以后埋怨他们,我再次感恩上天赐给我如此通情达理的爸爸妈妈。

得到了父母的谅解,其余的反对都变得苍白无力,亲戚们都等着我灰溜溜的回国好验证我是糊涂的。在日本我开始着手准备去英国的手续。2014年我来到了英国,在这里结束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习,并且和男友结了婚。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我没有因为别人所谓的“过来人”经验之谈而退缩,放弃我的选择。我现在每天生活的都很开心,丈夫也视我为珍宝。


去年我们就开始考虑下一步要去哪里发展,这毕竟关系到我们的未来,需要慎重考虑。我们想过回国、留在英国、去另一个国家再漂泊几年,再看看这个世界。老公对我说,不管我想去哪里,他都会陪着我,我想回国,就申请回国的工作,我要是想继续转转,就申请留在国外。最终我们决定放弃深圳的工作,申请继续留在国外。

当然期间又遭到了很多人的不解与反对,朋友亲戚都会说同一句话“你年纪不小啦,要为自己考虑啦,还不快回国找个工作,结婚,买房子,再生个孩子,这样才能有稳定的生活。”

在这里我想作出反驳:

为自己打考虑

自打我与老公结婚,我们的共同的目标就是相亲相爱,开心生活每一天。我们互相扶持互相包容,一切打算都会与彼此商量共同做决定。我的生活中没有我,有的是我们。所以完全没有为自己考虑这一说。我的考虑就是我们的考虑,他的考虑同样我们的考虑。就像葱弟所说的“玲姐跟姐夫就像一个人”。是的,我们的生活里没有秘密,没有属于自己的小九九,坦诚相待,没有隐瞒。

结婚

亲戚们一直觉得我们没有办婚礼就不算结婚,这样的理念我完全不接受。我们已经领证,是合法的夫妻,婚礼对于我们真的可有可无。我是个喜欢简单的人,生活中一直坚信less is more,像办婚礼这样繁琐的事我想能避免则避免吧。

买房子

提起买房子,我总觉得很多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回来买房子,你们父母收入都不错,凑一些给你们首付足够啦,你们那么高的工资在深圳五年十年就能还完房贷。”

我跟老公一开始就达成共识,以后买房尽量不让父母花一分钱。北上广深的房价太高,高的让我们恐惧。即使是首付,一套像样的房子也得花掉父母两三百万,而且父母只会尽全力多付点只为减轻我们之后的房贷压力。我们不希望为了我们买房耗尽父母这么多年的积蓄,毕竟父母这么多年已经付出太多。

如果一点都不靠父母,压力就全部落在我们身上,靠我们的工资,一线城市的房子基本没希望,二三线同样吃力。

前几天一位学姐跟她老公来家里做客。她之前去了浙大做交流,就跟我们谈了谈自己的感受。有一个我印象很深,她说国内的研究生博士生(男生)压力太大,早早就要赚钱买房子,所以很少有想继续学术道路的。她说像我们在英国都是租房子,你想住的好一点就租好一点好啦。我想想也是,我们在英国的这几年都是租房住,也没感觉不好。

如果再加上个孩子,现在的孩子负担之重已经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房贷的压力,培养孩子的压力,都汇集在一起,到那时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们不敢想象。因此我跟决定,在没有足够资本积累之前,我们不打算要孩子。

稳定的生活

得知我们准备离开英国,很多亲戚都劝我回国早日过上稳定的生活。

我很想知道稳定的生活是不是等于开心的活着。生活都是自己的,开心的活着应该是所有人的追求。那就很简单了,你选择的生活方式是否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我们选择漂泊,是为了在有生之年可以看看这个世界,能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或许当我们哪一天走累了想找个地方安家,我们会停下脚步。这几年我去过很多国家,每体验一种新的文化都会让我对世界有新的认识,同时也认识到自己的狭隘。我决定继续走下去,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们的选择。


前路充满未知与挑战,有他有我,只要我们携手一起面对,足已。